首信企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前海最新新闻

前海最新新闻

帮助企业跨越技术“门槛”,把“中国制造”卖到全球 国际技

前海百科-小徐 :2021-05-31 15:59前海最新新闻
中国制造出海的征途中,形形色色的技术性贸易措施(以下简称技贸措施)是第一道门槛。 随着制造向智造升级,技贸工作对中国外贸第一大省广东的影响越来越大。据海关不完全统计

res01_attpic_brief.jpgres02_attpic_brief.jpgres03_attpic_brief.jpgres04_attpic_brief.jpg

  中国制造“出海”的征途中,形形色色的技术性贸易措施(以下简称“技贸措施”)是第一道“门槛”。

  随着“制造”向“智造”升级,技贸工作对中国外贸第一大省广东的影响越来越大。据海关不完全统计,广东近3年受技贸措施影响损失达1714.8亿元,占全国21.6%。

  鲜为人知的是,有这样一支特殊的“护航队”,他们率先感知“战场”变化,侦察潜在风险,帮助企业精准避险与反击,打破国际技术壁垒。

  1月8日晚9时,深圳市南山区东滨路,朴素的旧办公楼内,深圳海关所属前海海关技贸工作组专家陈芳的“夜生活”开始了:点开一台电脑收藏夹里的“世界贸易组织(WTO)官方网站”,鼠标滑过,一目十行;另一台电脑里,几个翻译软件正在翻译同一份国外技贸措施文件。当天的重点技贸措施信息梳理完,文件也翻译完了,只来得及喝口热茶,陈芳又要对着厚厚的翻译件开始人工校对;校对完,便反复读政策、找漏洞、写建议报告。“一般人看这些文件,就像看天书。”她直言,各国技贸措施浩如烟海、千差万别,稍有松懈就会错失应对良机。

  这样的工作,陈芳常常一干就是半个月。这些厚达上百页的报告,将由中国海关和中国代表团提交世界贸易组织,提炼出“干货”建议,在WTO/TBT例会(世界贸易组织技术性贸易壁垒例会)上向世界发声。

  “今年,中国‘入世’20年了,但我们很多企业作为应对技贸措施的主体,仍不太懂怎样用世贸规则来维权。”当这支“特种部队”人员坐在一起时,讨论更多的是如何帮助企业应对新的挑战。

  不止是陈芳所在的深圳海关,广东省内各海关正持续加强技贸措施研究和应对体系建设。截至目前,广东国家级技贸研究评议基地数量全国第一,有力维护了产业和企业利益。

  第一个发出预警的人

  更多时候,他们的“战场”在深夜、在书海中、在车间里,在人们看不见之处。

  寒冬深夜,深圳海关所属的坪山海关大楼里,结束了一天忙碌的海关现场业务工作,徐勋虎睡意渐浓,但他揉了揉眼睛,又习惯性地坚持点开技贸措施通报网站,逐条通读。

  10个月前,这个小习惯起了大作用。2020年3月12日22时许,徐勋虎浏览技贸措施通报,“韩国”“电动车辆”等字眼映入眼帘。“这份技术草案相当于我国新能源汽车进入韩国市场的‘新门槛’,很关键!”他一下清醒了,立即发出预警,草案全文连夜送到了海关技贸专家组和辖区电动车龙头企业案头。此时,距离韩国向全球公布这项草案仅10小时。

  像这样的技贸措施,日渐成为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绕不开的难题。“要做第一个发出预警的人。”海关总署广东分署检验检疫工作处副处长游洪介绍,监测预警全球技贸信息、专题研究重点产业技贸措施、提供应对指南、开展公共检测服务、组织企业培训、提出对外交涉意见建议等,都是海关技贸工作的日常。

  重要时刻,他们走上国际舞台“冲锋陷阵”,据理力争发出中国声音。

  2019年6月,深圳海关综合业务处技贸措施管理科科长董建朋参加了WTO/TBT例会。“参会的都是各国贸易代表和主管部门官员,温和时是‘磋商’,激烈时就是‘争辩’了。”作为中国海关技贸专家代表之一,他在会上提出对欧盟一项新法规的关注意见。

  这让陈芳很羡慕。她加入这支“护航队”3年了,2020年2月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她没能像同伴那样在国际舞台上“作战”,但参加了由海关总署标法中心组织,工信部、民航局、中国移动等单位和相关企业参与的技贸远程视频评议会,主笔形成15条意见反馈外方,为我国无人机企业向海外发声。2020年,WTO各成员共发布技贸措施5478件,同比增加7.6%

  这些技贸措施,动辄十余万字、上百页厚,语言五花八门,技术指标晦涩难懂。

  “遇上英语文件是万幸,要是遇上阿拉伯语,那真是干瞪眼。”董建朋的电脑里,安装了6个不同的翻译软件。拿到一个新法规,用6个软件挨个翻一遍,对照原文和6份翻译件,再人工精翻、校对一遍。一套操作下来,至少要连续奋战十几天。

  这是个“笨办法”,但董建朋每次都坚持这么干。只有在准确翻译的基础上,海关专家才能给出精准的法规解释和应对指南,并对比不同法规措施的差异,找出国外法规的不合理之处。

  在陈芳的案头,堆叠着上百万字的中文版各国技术法规。调研企业时遇到新问题,她会一一记录下来,回来便对照查询,“天书”般的法规,她却常读常新。“你要先把自己逼成行业专家,才知道国外市场壁垒在哪里、我们的企业缺什么,才能给出有用的建议。”如今,陈芳已撰写了数十份近百页厚的评议报告,发布各类应对技贸措施的解释与指南。

  代表中国企业发声

  “有个企业代表对我说,像找到了娘家。”这句话,陈芳记到如今。

  “以前只需要做好某一项本职业务,现在却要关注全球各个行业技术法规,变化和压力变大了。”焦灼感,是陈芳开展技贸工作后最熟悉的感受。

  当国外设置不合理的技术准入及合格评定程序要求,企业正常出口因此受挫时,可向海关反馈。海关则通过对外合作磋商机制向外方反馈,降低国外不合理技贸措施的不利影响。

  为什么咬紧牙关也要做下去?“想把我热爱的这份工作做到极致。”陈芳说,技贸工作加深了她的责任感、使命感,“总想把自己所学用好,用在帮助企业上。”

  时针回拨至2019年6月。浏览同事梳理的技贸信息分析时,“欧盟《医疗器械法规(MDR)》将于2020年5月26日起正式实施”,这一信息挑动了陈芳的神经。在她带领下,前海海关技贸工作组连夜翻译解读30万字的MDR法规,梳理条款702条。与现行法规一对照,很多方面都有重大变化,医疗器械进入欧洲更难了。

  “打击面”到底有多大?陈芳拿不准,便到几家行业龙头企业了解情况。一问才知,他们早从海外渠道获知MDR法规,却苦无应对方法。一家行业龙头算了笔账:“推一个新型号的医疗器械,以前检测成本是5万元,MDR实施后要变成20万,检测周期从两三个月延长到6个月。”

  “要保住市场,就保不住知识产权。”另一家医疗器械大厂的高管愁眉不展。根据MDR法规要求,欧盟将成立专家委员会,从产品设计阶段就介入检查。该企业一些产品是代工生产,若要通过审查,必须把整套产品设计和生产技术方案交给海外品牌商。

  MDR的要求是否合理?企业的困难是否具有普遍性?怀着疑惑,陈芳又多次对比各国同类法规,并与多位技术专家交流。多方摸底后,海关测算,MDR法规一旦实施,企业出口综合成本将增加15%,产品认证周期拉长2-3倍。

  “大型企业还能熬过去,小企业可能直接就打趴下了!”陈芳着急了。

  整支“护航队”动了起来,组织34家医疗器械企业和3家检测机构,召开MDR法规评议第一次座谈会。原定下午5点半结束的会议开到了6点半,海关宣布散会,企业代表却一个没走,涌上来围着陈芳团队追问:“能不能帮帮我们?”

  过去,许多大型企业不知道海关有针对技贸措施的评议权,只能靠自身力量去申诉,成效甚微。更多中小企业没有渠道和资源获取各国技贸信息,导致产品生产后却无法出口,损失大量订单,甚至被迫退出一国市场。

  数月间,陈芳团队在调研基础上找出法规中的不合理条款11条,经深圳海关斟酌完善,最终形成推迟执行MDR法规、更改部分低风险产品审批流程等4条评议意见。

  2020年一季度,海关总署通过WTO/TBT第81次例会、中华人民共和国WTO/TBT国家通报咨询中心、中国驻WTO代表团等渠道,积极开展对欧交涉磋商。4月22日,欧盟理事会投票决定,MDR法规推迟一年实施,自4月24日起正式生效。

  “这不再是一家企业的微弱声音,而是中国政府在国际舞台上代表中国所有的相关企业发声维权,对方也必须回应,这种力量大不一样。”陈芳感慨。

  推动规则“走出去”

  不仅要保障中国企业和产品“走出去”,也要推动中国标准和规则“走出去”。

  在深圳市德力凯医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实验室,质量总监肖振华最近正在调试两款新型监护仪,准备今年二季度销往欧盟。就在大半年前,他还一度取消了这两款产品的“出海”计划——MDR如果没有延迟一年实施,两款新产品就来不及检测,卖不出去。

  肖振华心有余悸,公司正在规模扩张的关键期,全力从神经科向神经重症监护、麻醉科拓展,新产品上市一旦受阻,扩规模也将成空谈。如今劣势扭转,预计3-5年内公司产值规模将发生“质变”。

  “尤其是创新型企业,太需要这些技贸专家了。”现在,肖振华与这些专家成了朋友。2020年疫情期间,在武汉居家隔离的他受海关邀请,远程参会评议孟加拉国技贸措施。企业身处市场一线,最清楚行业现状。按照WTO贸易规则,海关组织行业专家评议研讨,提出对外交涉意见建议,并通过海关总署国际合作和交流机制推动问题解决。

  技贸工作对中国外贸第一大省广东的影响越来越大。

  海关针对国外技贸措施对广东出口企业影响的调查显示,受影响较大的出口行业主要是木材纸张非金属类、玩具、家具、纺织鞋帽、机电仪器等。所受影响中,最多的是丢失订单,其次是生产成本大幅增加,遭遇最多的技贸措施类型是认证要求,此外还包括技术标准要求、农兽药残留限量要求、标签和标志要求、环保要求、有毒有害物质限量要求等。

  “中国企业的技术正从追随到引领,我们海关技贸工作也当如此。”深圳海关综合业务处副处长张宇君认为,不仅要保障中国企业和产品“走出去”,也要推动中国标准和规则“走出去”。

  2017年至2020年,世界范围内共发布12件无人机技贸措施通报,深圳海关无一遗漏。以陈芳团队为核心,深圳海关共提出24条评议意见,争取外方更改11项技术要求,惠及全国170余家民用无人机出口企业,每年为企业节省约20%的出口成本。

  欧盟原计划于2021年3月起实施电子显示器能效标签新规,叠加疫情影响,将对深圳这一全球电子显示器重要生产基地造成较大冲击。“但欧盟新旧法规之间没有衔接到位。”深圳海关所属布吉海关技贸专家研究发现,按照新规要求,企业一方面要用旧规的标准和方法测试产品能效,另一方面却要用新规的计算公式确定能效能级,这种“新瓶装旧酒”的方式很可能导致计算结果与实际水平存在较大误差,让企业承担不必要的风险。

  技贸小分队花了一周时间攻关,一一列举欧盟新旧法规衔接不合理之处,形成评议报告,由海关总署在WTO/TBT会议上提交欧盟。最终,欧盟采纳了这些建议,放宽新规过渡期市场监管要求,要求各成员国在执法中考虑比例原则和特殊情况,酌情执行新规。“我们出口风险降低了,正好能赶上‘宅经济’的风口。”深圳兆驰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宋小龙透露,2020年出口超10亿美元,同比增长近1倍。

  在深圳海关,技贸评议专家已有55人,“足迹”遍布信息通信、无人机、电子显示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。一系列精准举措,成功帮助相关产业降低技贸措施阻碍和检测认证成本,涉及我国每年约960亿元相关产品出口。

  引导企业主动作为

  企业是技贸措施的应对主体,但维权意识仍较薄弱。

  “如何应对新挑战?”这是“护航队”人员坐在一起时讨论最多的话题。

  “国际贸易形势几经变化,现在,我们很多企业作为应对技贸措施的主体,仍不太懂怎样用世贸规则来维权。”董建朋认为,特别是中小企业因长期思维惯性,面对技贸措施大多是被动接受,在开拓国际市场、扩大商品出口的过程中,对技术贸易壁垒无法合理质疑、科学维权。

  据中国海关调查,以信息通讯行业为例,约30%的受访企业对技贸措施应对有一定了解,26%的企业建立了检测实验室,但仅有9.5%的企业参与应对技贸措施。

  企业应对技贸措施的能力同样不足。多数企业被动依赖海外客户、第三方检测机构等提供信息,存在滞后性,大多是即将在几个月后生效实施的法规、标准,已错失了提出评议意见、寻找应对措施的最佳时机。

  作为代表中国政府、协会、企业和个人就技贸措施问题对外评议、咨询的统一窗口,海关总署正从机制创新入手,强化技贸工作“共治”。近期,海关总署印发《技术性贸易措施研究评议基地管理办法》,汇聚地方政府、协会、企业、科研机构等多方优势资源,搭建我国技贸措施研究和应对联合工作平台。

  “未来将着力培育和提高企业的‘第一主体’意识,引导企业主动、全链条参与所在领域的技贸措施工作。”海关总署标法中心暨国家通报咨询中心TBT研究部主任焦阳介绍,海关也将通过对国外技贸措施采取信息采集、分析研究、合规应对、培训宣贯等,破解技贸壁垒,使我国产品顺利进入目标市场。

  在这方面,广东已有一定基础。“广东的国家级技贸研究评议基地有10个,全国最多。”游洪介绍,目前海关已在全省建立了10个国家级技贸研究评议基地,约占全国基地总数的30%,整合了国家、省和地方三级优势资源,进一步优化技贸措施信息和技术服务供给。

  近5年,这些基地累计对外发出TBT/SPS通报评议意见500多件,提交特别贸易关注40多项,参与专家700多人次,参评数量及参与人次均居全国第一。广东省内海关提交的评议意见中,累计被中国代表团采用140多条,并反馈给WTO相关成员。

  揭牌不到2年的前海海关,仍沿用多年前边防部门的旧办公楼。从这里飞出的,是陈芳和同伴们的愿望——去一次WTO/TBT例会,代表中国创新企业发声。

  ■广东技贸工作发展情况

  ●目前广东省内海关已建立了10个国家级技贸研究评议基地,约占全国基地总数的30%。

  广东是拥有基地数量最多的省份。

  ●近5年,广东省内海关技贸基地对外发出TBT/SPS通报评议意见500多件,提交特别贸易关注40多项,参与专家700多人次,参评数量及参与人次均居全国第一。提交的评议意见累计被中国代表团采用140多条。

  ●近5年,广东省内海关技贸基地组织完成50余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技贸措施研究与应用等重大研究项目。

 

文章评论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在线咨询
快速查名
微信客服
QQ沟通
185658862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