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信企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前海最新新闻

前海最新新闻

对话库基生物创始人余广滔:小虫子为何能有大梦想

前海百科-小徐 :2021-05-31 15:28前海最新新闻
别怕,它们都已经风干,不会动了。余广滔指着3个大玻璃瓶如此介绍。玻璃瓶里是余广滔眼中有着大梦想的小虫子黑水虻,3个瓶子对应着3个成长阶段:幼虫、蛹、成虫。 余广滔是库基

c0e0dd95-7895-442e-a651-6d133224f9b5.jpg.jpg

  “别怕,它们都已经风干,不会动了。”余广滔指着3个大玻璃瓶如此介绍。玻璃瓶里是余广滔眼中有着大梦想的小虫子——黑水虻,3个瓶子对应着3个成长阶段:幼虫、蛹、成虫。

  余广滔是库基生物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的创始人,公司的办公地点位于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,用昆虫生物技术来处理有机废物是企业的核心技术。近日实地探访,余广滔一再重复黑水虻的“工作原理”:黑水虻一生短暂但辉煌,被人类寄予了厚望。

  公司取名源自羧基

  记者:您的创业主角是黑水虻,它有何神奇之处?

  余广滔:黑水虻原产于美洲,现已广泛分布于南北纬40度,如广东、广西、贵州、台湾等地。黑水虻幼虫不挑食,禽畜粪便、动植物残体、餐厨垃圾、食品工业废料都吃,饲养成本很低。与此同时,黑水虻吸收转化率高,能够转化成高价值的昆虫蛋白饲料。

  从卵开始算起,黑水虻在适宜环境里35天走完生命周期。一对黑水虻可产卵近千粒,1公斤虫卵孵化的幼虫10天可以消耗5吨厨余垃圾,产出1吨商品化鲜虫以及3吨有机肥料。

  记者:黑水虻的“工作原理”是什么?

  余广滔:垃圾收集分类并发酵制料后,就可以让黑水虻幼虫参与垃圾处理。黑水虻的价值体现在三部分:吃掉垃圾、饲料原料、有机肥料。具体而言,就是幼虫会把吃掉的垃圾在体内转化成昆虫蛋白,体外排出的昆虫粪便可以二次堆肥,变成虫粪有机肥销售。幼虫会被风干,作为虫体饲料原料销售。

  记者:公司名称“库基生物”有什么特殊含义?

  余广滔:库基的英文名是“Cooh Science”,“Cooh”在有机化学里代表羧基,羧基是所有蛋白质里必有的一个化学物质。此外,库也代表我们想做一个蛋白质科技公司的愿景。让黑水虻处理有机废物,消灭垃圾并不是最终目标,我们希望做社会型企业,通过昆虫生物处理技术,让大家看到昆虫蛋白的价值以及对环境友好的可持续性,能够逐渐成为人们的食材,最终作为传统动物蛋白的替代蛋白之一。

  昆虫种子源于航班节目

  记者:用昆虫生物技术来处理有机废物,这一想法源于何时?

  余广滔:创办一家社会型企业,为环保与健康贡献一点力量,一直是我的目标。2010年,我在香港理工大学管理学硕士毕业后,在香港租了一块田地开有机农场,当时附近的村民都觉得不能理解,为什么一个硕士生出来要当农民?后来虽然由于经验不足等综合因素,农场一年后关闭了,我也开始找工作回到职场,但我的目标一直没变。

  直到2013年,有一次我从香港出差,在飞机上无意间看了一部纪录片《吃昆虫能拯救世界吗》。纪录片讲述的是地球上每个人拥有40吨昆虫,如果昆虫蛋白质能够替代传统肉类蛋白质,全球粮食危机有望真正解决。从此,昆虫蛋白这个概念就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。

  回到香港后,我查找资料发现,联合国粮农组织(FAO)曾推出《可食用昆虫报告》,力推在世界范围内用昆虫替代禽畜蛋白饲料的来源。我当时觉得,这或许是大有可为的方向。2015年,我一边做着国际贸易的工作,一边开始找懂生物技术的合作伙伴搭档创业。

  2019年,库基生物的项目终于在香港启动和孵化,我们开始为香港环保署设计一个模块化项目,用黑水虻处理香港禽畜养殖业的污染问题。污染问题主要是鸡粪,这个项目得到了香港环保署的认可。这时我们才对自己的项目有信心,辞掉原来的工作,开始逐梦最初的目标。

  赶上了政策风口

  记者:2019年是黑水虻成功试水香港,第二年就选择来到深圳,请问您当时是如何考虑的?

  余广滔:北上深圳,设立内地办事处,很早就在我们的规划中。2019年,我们项目在香港落地不久后,内地开始实行垃圾分类,当时我们就觉得:赶上国家政策风口了。

  进军内地,需要找到好的渠道。2020年9月,深圳开始推行垃圾分类。深圳是我们很熟悉的城市,此前已经考察过很多次。我们觉得时机来了,于是12月正式在深圳成立了库基生物(深圳)有限公司。

  记者:对于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,您如何评价?

  余广滔:我们办公的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,在香港创业青年圈子里很出名,我很早就知道这个地方。北上深圳,设立公司。我在此过程发现,梦工场对我们港人的政策很聚焦,前海管理局也给予了我们很多支持,效率很高,上午注册下午便拿到了公章,这种效率在很多地方是没有的。我很喜欢深圳,现在正在了解子女的入学政策,准备让太太和孩子也一起来深圳。

  可能催生万亿级市场

  记者:在您看来,黑水虻的市场空间有多大?

  余广滔:黑水虻中国市场无疑是很大的。一方面,现在很多城市正在推行垃圾分类,比如上海每天增加的餐厨及厨余垃圾就从原来的4000多吨变成了1万吨。 另一方面,黑水虻是理想的虫体饲料原料。就幼虫风干样本来看,粗蛋白质高达40%以上,粗脂肪达到15.94,可以替代国产鱼粉。这两样加在一起,催生的可能是一个万亿级市场。

  库基前端开发了一套智能化模块化的有机废弃物处理系统,后端则掌握昆虫生物处理技术,形成了一条完成的昆虫养殖生产生态链。目前,我们计划在广东和海南建立虫卵培育基地,掌握种虫繁育技术。

  记者:您说了黑水虻的前景,那么库基生物的前景呢?

  余广滔:国内虽然也有别的团队在研究黑水虻,但我觉得我们机会还是很大。库基生物与东莞松山湖的合作洽谈进展顺利,估计很快就能敲定细节。此外,我们与深圳合作的项目也正在洽谈,很快就会推出首个示范项目。项目运作成功后,我们希望以此立足大湾区,将成功模式快速复制到内地更多城市以及海外市场。

文章评论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在线咨询
快速查名
微信客服
QQ沟通
18565886217